16

2009

-

09

中医治疗糖尿病“说得清道得明”

用东西方两种认知力量的汇聚;用现代生物学手段,及中医原始和质朴的、讲究整体、注重变化为特色的辨证施治理念相结合,来研究慢性复杂性疾病,这是现代医学的更高发展。


作者:

用东西方两种认知力量的汇聚;用现代生物学手段,及中医原始和质朴的、讲究整体、注重变化为特色的辨证施治理念相结合,来研究慢性复杂性疾病,这是现代医学的更高发展。同济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教授陆付耳让处处闪耀着东方哲学智慧的中医学在现代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仍不失其理性的光芒。他说“治疗糖尿病不仅仅是降血糖;中医降糖意在温和持久",陆付耳让中医治疗糖尿病”说得清道得明“。
治疗糖尿病不仅仅是降血糖

控制血糖是治疗糖尿病的重要目标之一,良好的血糖控制有助于减轻与延缓并发症。但大量的资料表明,引起糖尿病并发症的危险因素非常复杂,并不仅仅是血糖。陆付耳教授在临床工作中经常看到这样的病例,血糖控制得非常满意,甚至更为精确的检查“糖化血红蛋白”也严格达标,但是患者的慢性并发症如心脑血管病、糖尿病足、阳痿、性冷淡症状等依然发生。除此以外,还有很多患者,血糖、血压和血脂都控制得比较满意,但是始终有疲乏无力、多汗、皮肤搔痒等症状,精神不振,情绪低落,终日病怏怏的,难以达到工作和生活所要求的体力与智力。陆教授不禁要问,一味只看血糖标准,是否就是康复呢?
陆教授说,糖尿病是包括糖、脂肪、蛋白质、水和电解质等多种营养素代谢紊乱的疾病,除了具有共同特征的显著高血糖外,还常常合并有高血脂、高血压、高尿酸血症、高黏血症等,是一类同时具有多种代谢严重紊乱的综合征。因此,糖尿病的治疗目标是全面纠正代谢紊乱,使血糖、血脂、血压等多种指标达到控制标准;减轻和延缓并发症的发生;提高其生活质量。因此,陆教授提出,糖尿病的治疗应当是综合治疗,而不仅仅降低血糖。
“中医降糖”意在温和持久

近年来,新型抗糖尿病药物的不断面市,如新型胰岛素促泌剂,胰岛素增敏剂,胰岛素类似物,以其疗效显著、副作用小和应用方便而深受医生和患者欢迎,成为降糖治疗的主要药物。与传统中药温和的降糖作用相比,西药在降糖效应和强度方面具有立竿见影的优势。因此,有相当一部分西医认为,降糖治疗就是靠西药,中药充其量只能是辅助治疗。
中药治疗糖尿病就不能有效降糖吗?陆教授否定这种观点。两千多年来,中医药治疗糖尿病积累丰富的经验,形成了独特的理论,疗效确切。客观地讲,能否降低血糖是判断中医药治疗糖尿病疗效的重要指标之一。陆教授的一系列研究表明,中医药温和而持久的降糖作用十分明显,若采用最优化的中医方药,也会获得理想的降糖效果。温和而持久的改善糖代谢,对相当一部分轻中度糖尿病患者来说是更为合适的选择。
控制主症也控制并发症

现代医学在降糖治疗上功不可没。但是,对糖尿病的慢性并发症的防治非常有限,至今尚无特效的专门药物问世。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医药“默默贡献”,主要是中医药集其多靶点、多途径、多环节的调理作用,非常吻合防治糖尿病并发症和改善症状的药理机制,因而只要按照辨证论治的原则给予方药,常常效如桴鼓。
36岁的吴先生服了一个月的降糖西药后发现,血糖指标得到控制,但自己却茶饭不香,而且性功能问题也成了他的难言之隐,他想换中药,找到陆付耳教授。陆教授诊断,吴先生属于轻、中度的糖尿病,对降糖西药有严重的胃肠不适。把西药换成配方中药,一个月后吴先生的血糖完全正常,半年后他连中药都停了,现在吴先生严格按照医生的要求控制饮食,血糖一直正常,以前各种不适症状也一去不复返了。
糖尿病的从“毒”论治

长期以来,中医认为糖尿病的病因病机是阴虚为本,燥热为标,将益气养阴法视为治疗糖尿病的根本大法;临床实践中发现,益气养阴方药治疗糖尿病具有一定的效果,能改善患者症状,但是其降糖作用不显著。陆教授仔细查阅古今文献,反思思索,进而提出“糖尿病从毒论治”的假说,指出在糖尿病的形成与并发症的发生发展过程中,毒邪始终存在机体内,既有糖毒脂毒为害,又有炎症因子和氧自由基为虐,毒是糖尿病的重要致病因素,倡导在辨证论治的框架内积极给予解毒治疗,尤其是清热解毒法的应用,使中药降糖的效果大幅度提高。后来陆教授在工作发现,清热解毒法的长期应用可能有一定的副作用,苦寒伤阳是其首害。更以为糖尿病患者即便在病程的早期也存在阳不足的问题,补阳是治疗糖尿病的重要治法。治疗糖尿病一方面要苦寒解毒,另一方面甘温扶阳,这不是一对矛盾么?正是祖国医学理论的博大精深,才使这对看似矛盾的治法不成为矛盾。寒温并用,互为辅佐!最近,陆付耳教授再次提出中医治疗糖尿病从强调益气养阴到兼顾解毒扶阳,既是对原来提出假说的修正,也是对治疗方法的进一步完善。以交泰丸为基础的方剂在糖尿病的治疗实践正在发挥重要作用。他的这些新颖的学术观点,获得了国内外同行的高度关注与重视,也获得了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863计划在内的一系列国家级科研项目的支持。
【其人其事】儿时靠中医救了命

陆付耳从小体弱多病,记忆中儿时两次重病都是靠中医救了他的命。一次是麻疹并发严重的肺炎,高烧不退,气喘;一次是急性甲肝,那时,偏僻的小山村根本没有西药,中药是山民百姓的救星。也就是那时开始,陆付耳对中医学充满敬意。
1978年,他考上江西医学院九江分院。毕业后,他回到家乡的乡镇卫生院当医生。在农村基层医院,只会开西药的医生是不受农民欢迎的,陆付耳在这里开始刻苦自学中医理论,寻访民间中医高手。为了探究中医的神奇奥秘,1985年他考入同济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踏上中西医结合之路。
1997年,陆付耳从德国明斯特大学从事胰岛素抵抗与脂蛋白代谢的分子生物学研究回国,在德国的四年学习使他看到了中医与国外传统医药的差距和中医的未来。记得他刚到德国不久,水土不服,高烧、上呼吸道感染,德国医生非常严谨,因为没有肺部感染,医院连青霉素都不给他用,只是开出橘子皮、薄荷等制成的植物药给他闻、吃,3天后,陆付耳全好了。德国的一线药都来源于植物,加上德国精湛的提炼加工、制药工艺技术,德国的植物药因其疗效好而长盛不衰。中国的中药也同样有奇效,传统中医同样博大精深。于是,陆付耳开始了他中医药的临床应用研究。
中医强调“阴阳平衡”,与现代系统生物学有异曲同工之妙;中医强调“天人合一”,与西方科学讲的健康环境十分相似;中医强调“辨证施治",类似于西方医学“通过药物遗传学为每一个病人找到最适合的药”;中医的复方理论,实际上就是现在的西方治疗学强调的各种疗法的综合使用。
在糖尿病领域,陆付耳提出,西医的诊断优势是微观性,准确而具体,而中医的诊断优势是宏观性,反映整体;西医的治疗优势是针对性,显著降糖,而中医的治疗优势是综合性,防治并发症和改善生活质量。两者结合起来,岂不最有优势?